闻人方泽

黑夜给了黑夜的人一道光
这月光三千丈编一编做翅膀

他与他

 看前须知 一篇随笔,没有参见正史,瞎鸡巴写的。不要误会。都是假的。(눈_눈)

  那年李白离家出游顺便谋求功名,后来他做过一个不大的官,却无奈他为人直率不懂得迂回,年轻人心高气傲,着了小人的道。他败走官场,赢了诗坛。他在诗坛名声大噪,整个大唐的诗人有的没的都曾听说过他的芳名。而他又喜好交友,所以几乎朋友遍布大唐。

  那时的李白对于杜甫来说高高在上,他竭力追赶,然而两人的距离从未减少。后来杜甫成年离家,一路赴往长安,想在长安做官造福百姓,但还有一个比这个还要重要的事情就是结识白衣才子李白,李太白。

此时的杜甫已经小有名声,他的诗也得到了李白的肯定,如他所愿的他们成为了挚友。他们之间差了十几岁,对于朋友来说没什么,而对于相爱的人这是一条鸿沟。

  我言他们为挚友,这只是他们想让你们知道的,两人看似亲密无间,风流至极。实际上,那是两人郎情蜜意,至亲至爱之人间的互动。我之前说的鸿沟,也被他们毫不费力的跨过,真真正正的走进对方的心房。

  这一切都毁在安禄山手里。

  安禄山起兵造反之时,正值两人分别之际,李杜二人分隔两地此后余生再未相见。

  安禄山起兵造反,李白逃命,杜甫被抓后又被放,投入躲避叛军的汪洋大海,两人在这海里浮浮沉沉。期间杜甫走一路,记一路,写下了他的著名长诗,但并没有得到赏识。而李白参军企图拯救国家,一次战败,他英骨永留战场。

  相爱之人分别必相思,只可惜,其中一方不能活着想他,念他。

  叛军被平叛,大唐一蹶不振,没了往日的辉煌,只剩下残垣断壁。而杜甫也不复少年,恶病缠身,他不停的打听李白的消息,最后得知,李白早已战死沙场,急火攻心,口吐鲜血,最终病死于船上。

  他躺在由血绘成的蔷薇花上,正如他躺在由血绘成的尸骨之上,不过,他是白发,他是青丝,他们之间的年龄没有了差距。

  爱人们得以相见,两人的圣名留到了今天。




一篇随笔,没有参见正史,瞎鸡巴写的。不要误会。都是假的。(눈_눈)

我爱少年宋大志呜呜呜


阿和生日快乐鸭!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


我粥粥给我画的阿和呜呜呜我爱她!!! @杏粥粥粥粥  她是天使!真好看啊啊啊!

醉酒少陵在线蹲石(?)(一发完)

前段时间和我的鱼哥 @鱼米分 合写的!!昨晚爆肝终于写完。
大家一定不要忘记鱼哥!呜呜她超可爱的!!红心蓝手别忘了她呜呜 @鱼米分

私设李杜。子美醉酒后就会蹲上自家院子里的石头睡觉?

总之有点沙雕2333

脑洞来源:http://shiweishiweihubuyan.lofter.com/post/2026d5d6_12e2f8f57

ooc警告!

开始!

“太白!今日春光大好,可饮一杯无?”杜甫兴致勃勃的截住正要外出散步的李白。

  李白回看一眼,见杜甫一手抱着一坛酒,亮晶晶的眸子里充满了期待,一副要和他一醉方休的架势。好笑的摇了摇头,伸手一揽把杜甫拥入怀中,走向他们的小庭院之中的石桌。

  酒过三巡,杜甫微醺,却还没醉,李白依旧不停的倒酒,却都入了自己的酒盅,杜甫见李白只一味的给他自己倒酒,自己却一滴也没有,有些气恼道:“太白,你怎么只管自己倒酒,不分我一杯啊?”

  李白意味不明的笑了“不巧,这最后一滴也没有了。”酒壶中的最后一滴酒,跌入李白的口中。

杜甫眼睁睁地盯着最后一滴酒的丧生,却无能为力。他愤愤道:“我瞧你就是故意不让我喝!”对面的人上扬着嘴角,没有说话。

   李白至今还记得杜甫与自己第一次喝酒的时候,仿佛要和自己比试酒量一般,只要自己一直喝,杜甫就不会停下来,到最后竟是自己将自己给灌醉了。

   若说醉了倒也没有所谓,只是喝醉后的杜甫实在是有点……令人惊讶。

   他眯眼看着杜甫身形摇晃地走到一块大石头前,抬脚踏了上去,还特地调整了角度面朝自己,醉眼朦胧地笑了一下后,便一屁股蹲下,整个人就这么睡过去了。

   李白:“……”这哪里来的奇葩?

   眼见杜甫小脑袋一抖一抖的,好像下一秒就会倒下去一般,李白有点于心不忍,走上前想将他扶到屋子里睡,可谁知杜甫不领他的情,一掌将他拍了出去。

   李白稳了稳身形,有些头疼地看着仍在蹲着睡觉的杜甫,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坐回石桌旁继续喝酒了。

   如今回想起来,李白仍止不住要发笑,他右手握拳,放在唇旁虚咳了一声,道:“我……”

   话还没说完,便被敲门声给打断了。李白蹙了蹙眉,不满有人扰了他与杜甫的二人世界。

  李白过去开门,刚开出一个缝,就看到一张在李白看来欠扁至极的脸——高适。

  “嘭!”门再次被毫无感情的关上,留下高适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高适:我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凶?我们的子美是怎么看上这个老家伙的……

  急促的敲门声又一次响起,李白忍着要去揍高适一顿的冲动,面带“和谐”的微笑再次去开门。

  “你怎么把我关在外面啊!你是不是在干什么坏事啊!子美怎么样了呀!快让我看看!你让开!”高适唠唠叨叨的宛如居委会大妈。

  “不行!”李白心想,子美晕乎乎的小模样只有我能欣赏,高适你算个什么?

  “你找我?有事吗?”言外之意就是有事快说,没事滚蛋。

  “你让我看看子美。”“不行。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哦…王维约了朋友举办了一个论诗会,叫我来通知你们俩,你让我看看子美。”

  “哦,子美喝醉了,就不去了,我自己去就好,在外面等着。”

  说完,李白转身进了门,还不忘把门重重地关上。

   门外的高适:???你把我们家子美灌醉还有理了?关什么门,切!!

   李白才不管高适什么想法,他径直步入院内,杜甫正气冲冲地瞪着他。此时的杜甫因微醺而眼角泛红,眸中蒙上了一层水雾,皮肤白皙,红润的唇嘟着,就像小孩偷喝酒了一样。李白猝不及防被萌了一下,他上前,忍不住捏了捏杜甫的脸,柔声道:“高适约我去个论诗会,子美在家要乖乖的,不准乱跑,不准喝酒。”

   杜甫依旧瞪着李白,心中念道:“乖乖的?我才不!等你走了我就偷酒喝,我要把你的酒喝得精光...凭什么你能喝那么多我只能喝一点!”面上却不显,只把嘴一撇,不情愿道:“哦。”

   李白笑开,揉了揉杜甫的脑袋,便转身欲走。但他转念想到自家子美可能会趁他不在继续喝酒,然后又蹲在石头上睡觉,便踱步至桌旁,悄悄地将最后一坛酒藏于袖中,不动声色地拿另一只手掩着,继而若无其事地出门赴约。

  杜甫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李白直到李白将门关上阻隔了他的视线。杜甫又静待一会,然后跑去趴门缝暗中观察李白是否走远,见李白已经远去,杜甫转过身邪笑着走向那最后一坛酒的原位置,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杜甫愣住了,好哇你李太白!竟然敢如此大胆!你自己天天两三坛子酒,我呢!只有几杯!气煞我也!

  这边李白与高适赴会的路上重重的打了两个喷嚏,揉揉鼻子,抱着那坛他们家仅存的酒,和高适闲聊着这坛酒要用来干什么。

此后,这坛酒和杜甫再无缘见面了。

   再说杜甫在家中气的跳脚,他越想越气愤,却又不能如何,只能暗暗说几句李白的坏话。

   "李太白你不是不让我喝酒吗?我偏要喝给你看!哼!"杜甫赌气道,他愤愤地拿起钱袋子,出门去酒铺里想要买几坛酒回家。

   到了酒铺,子美把钱袋往柜台上一拍,气冲冲地大声道:"给我来几坛子酒!"酒铺小二正算账呢,闻声抬头看向来客,发现是常客,便笑眯眯地招待杜甫:"哟,杜公子您来啦!今天怎么没见李公子跟着?"

   不提李白还好,一提李白,杜甫就满肚子气。他不太高兴道:"李太白这人简直太过分了,你说说,我不就喝醉了之后不能照顾自己吗?有什么好放心不下的?凭什么我不能喝酒他自己就能喝?!"杜甫越说越激动,嗓音也越来越大,说到最后,酒铺里所有买酒的人都知道了著名诗人李白因担心自家夫人的身体而不让他喝酒的事。

   众人:……为什么我出来买个酒都能被喂狗粮?

   小二:……我错了我不该提到李公子的求你别虐狗了。

   只有杜甫一个人还气呼呼地在柜台前,没有注意到众人变了的脸色。他付了银子,拎起酒坛便走回了家。

  依旧坐在石桌边,依旧是两个杯子,杜甫一个,对面空的位置一个,显然是给李白留的。杜甫一边倒酒一边振振有词“李太白,看吧,报应来了,看我喝这么多酒羡慕不?哎,就不给你喝!”一杯两杯三杯四杯……杜甫不停的给自己倒酒,对面杯子中却无一滴酒。

  终于杜甫把这两坛酒都喝没了,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边走边打嗝,脚步轻浮,眼神迷离,脸色却白了许多。他爬到石头上蹲下,耷拉着脑袋睡过去了。

  下午,李白回来了。他本应晚上回来,但是心里挂念子美便提前几个时辰辞别回家了。到家后,李白闻到空气中浓重的酒味,有点生气——自己干嘛那么早回来,就应该让杜甫在家中自生自灭!只见杜甫蹲在石头上睡得正香,肤色却似乎暗了一个度,李白疑惑:杜甫该不会就这么在太阳下睡了一中午吧?想着,他的目光转移到石桌上,两坛空酒坛正倒在桌边,桌上倒着一只杯子,立着一只。

  两只杯子?李白暗道不妙,怕是有哪个登徒子趁他不在家来骚扰杜甫了,他快步走到桌前检查,那只杯子干干净净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幸好幸好!李白长吁一口浊气。

回头看着醉得厉害正睡觉的杜甫,李白没由来的感到头疼,哎,只能把人抱到屋里了。

  为了防止杜甫再次将他打开,李白先钳住杜甫的双手,再拦腰抱起,快而稳的大步走回屋内。

  “啪”门被关上了,至于门内情形如何,自行脑补。

我高度近视,不戴眼镜,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你。


(是假的啦,我连自己都看不太清哦,怎么可能会看得到你。)


你应是最美的孩子,即使你眼下有黑眼圈。


梦有几股风,吹的我飘飘然;现实有几堵墙,我摔得有多惨。